Blanc

如果简-奥斯汀现在写她笔下的少女,那么她们都会定期坐在布兰克(Blanc)喝气泡酒。在莫斯科,很少有餐厅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少女影响力。她们谈笑风生,谈论未婚夫,因一杯开胃酒而脸红心跳,憧憬着美好的生活,却不知道自己早已拥有。Blanc 就是这样的美好生活:坐在全景窗边的复古扶手椅上,吃着清淡的早餐,既不影响身材,又能在社交网络“凡尔赛”,看电影看到天亮,在封闭的庭院里,远离陌生的路人,在星空下翩翩起舞。